“知道啦!”谭小梅心不在焉应声。

李如花沉下脸来,粗声:“你别只是口头敷衍俺,知道不?”

谭小梅吓了一跳,狐疑盯着她看。

“姐,你这是做啥?我哪儿惹你生气了?”

李如花长长叹气,蹙眉无奈道:“你说你都已经嫁人了,你还去找二福做甚?你这样子会毁了你自个的,也会毁了二福,你知不知道?!”

“我……我没有。”谭小梅扭过头去。

李如花生气了,粗声:“你还狡辩?别以为俺不知道!俺昨个来找你了,你不在。俺就猜到你是找二福去了!人家刘三冰亲口说了,你找上门,然后二福带着你出门去了。”

“我……”谭小梅欲言又止,最终放弃了解释。

李如花粗声骂:“你个臭丫头!你骗俺就算了!你还狡辩?!俺前两天是跟你咋说的?啊?别去找他,也别问他的事。你一转身就给忘了?啊?你这算啥?俺看你这里是留不下去了!麻利收拾东西快滚吧!滚回省城去!”

“姐……”谭小梅的眼睛红了,眼泪啪嗒往下掉,哽咽:“你别骂我……你是最疼我的……姐!”

李如花瞬间泪光闪烁,气呼呼道:“俺就是最疼你!才不能让你这样乱搞瞎搞!你说你都二十几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咋还这么不懂事!俺是咋教你的?嫁人了,就该断了心思!断不了也得断!你嫁给人家赵主任,就得跟着他好好过日子,给他生儿育女,帮他料理好家里,一门心思都在自个的家庭上。你瞅瞅你——你做到了没有?做到了没?”

谭小梅哭得非常伤心,埋着脑袋不说话。

李如花继续教训:“你找二福做啥?你想看他难受,是吧?俺实话告诉你吧!你转身嫁人那会儿,二福天天喝醉,往死里喝的那种醉酒!天气冷得很,鹅毛大雪飘啊飘。如果不是刘三冰和桂花,他早就醉酒冻死在路旁了!他甚至还喝到吐血送去医院,前前后后住了好几天,瘦得跟猴子似的才出了院!你害得他还不够吗?啊?还不够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