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车稳稳停在一栋商务楼下。

这是昨天大家路过的地点,距离烟酒店不远。

顾晨几人赶紧下车,来到商务楼大厅。

此时此刻,两名身着正装的女子,站在前台位置聊天说地。

顾晨直接走上前询问:“昨天晚上在大厅里等外卖很久的女子,你们认识她吗?”

“昨天晚上?”

“等外卖很久?”

根据顾晨提供的线索,二人相互看看彼此,一脸懵圈。

“不认识?”卢薇薇问。

“不是不认识,是没注意,但你要知道她长啥样,或许我们就知道。”其中一名高瘦女子说。

顾晨瞥了眼袁莎莎和吉喆,道:“小袁,吉喆,你们两个去监控室调取监控。”

“是。”袁莎莎闻言,立马招呼吉喆道:“小吉,我们走。”

二人短暂离开,顾晨则在大厅内来回走动。

他现在迫切想知道那名女子的具体状态。

毕竟昨天那份外卖,原本是女子订的。

可中途出了意外,才让烟酒店老板家的二哈中招。

但如果是餐厅老板下毒,那没准会有第二次,也就是昨天晚上那位被女子误会的外卖小哥,是他重新要求餐厅老板配送。

所以餐厅老板是知道情况的,但会不会二次下毒,目前来说还很难确定。

因此,这才是顾晨最为焦虑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袁莎莎和吉喆,这才一路小跑回大厅。

袁莎莎这才直接报告说:“顾师兄,那个人我已经在监控室找到了,就是昨晚那个订外卖的女子,她还活着,就在13楼上班。”

“太好了。”闻言女子还活着,顾晨这才又道:“大家跟我走,直接去13楼。”

“诶警察同志,你们要登记一下。”见警方要通过商务楼闸机口,直接去往13楼。

一名高瘦女前台,直接走上前提醒。

顾晨道:“我们在办案,等下来再登记,麻烦帮我们把闸机口打开。”

“好吧。”见顾晨坚持要上去,又不清楚警方具体要干嘛。

两位女前台相互看看彼此后,直接拿出各自的门禁卡,帮顾晨将闸机口打开。

大家登上电梯,直接来到13楼。

“叮!”

随着电梯达到,顾晨带着大家往里走。

这才发现,13楼有许多公司。

电梯门口就挂着不少公司的名牌。

但顾晨目前还并不知道女子的具体公司,于是转身问袁莎莎:“你从监控看见她往哪个方向走?”

“右边,再左拐。”袁莎莎说。

“走。”顾晨一挥手,直接带着大家往里走。

此时大家来到两家对门公司,每家公司的大门都有自动感应门。

顾晨直接选择左侧公司,走到前台,扭头问袁莎莎:“小袁,把那人的监控截图拿出来。”

“好。”袁莎莎掏出手机,直接交给顾晨。

而顾晨则将女子的截图亮在女前台面前,问她:“这个人是你们公司的吗?”

“不是,是对面的。”女前台指了指对门。

顾晨顿时将手机交给袁莎莎,道:“小袁,你去,就说有人找。”

“那顾师兄不过去吗?”袁莎莎好奇问他。

顾晨摇头笑笑:“我们只是找她了解些情况,但是我们一大群穿着制服的过去,难免会给她的工作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很多事情说不清楚。”

“你就跟前台说,说有人找她,让她单独出来一下。”

“好,我明白了。”了解了顾晨的意思,袁莎莎直接跑去对门前台。

而顾晨和大家,则选择在电梯门口附近等待。

没过多久,昨天那名订外卖的女子,就跟在袁莎莎身后,一脸紧张的来到电梯门口。

见到顾晨,女子弱弱的问道:“警……警察同志,你……你们找我?”

“我们见过面。”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说。

女子上下打量着顾晨,摇头否认:“我……我们好像没见过吧?”

“昨天晚上,你取外卖,我们刚好路过。”顾晨继续提醒。

女子愣了愣神,短暂回想了几秒钟,这才恍然大悟,啊道:“我记起来了,当时的确有一群人路过,原来是你们?”

“没错,你总算记起来了。”王警官说。

女子眉头微微一蹙,又问:“可是……你们找我做什么?”

“昨天给你送外卖的那名外卖小哥,不是出车祸去世了吗?”顾晨说。

女子闻言,赶紧摆摆手道:“我没有催他,真的,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不是另外一名外卖小哥跟我说,之前给我送餐的外卖小哥出了车祸,人没了,我可能还蒙在鼓里,所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好了,我们不是问你这个。”卢薇薇感觉,自己这边还没进入正题呢,那女子就吓得不轻。

女子弱弱的看向众人,又问:“那……那你们想问点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号码报一下。”顾晨按照既定程序,首先询问女子的个人信息。

“我叫周熙雯,身份证号码是……”

按照顾晨的要求,周熙雯将自己的个人信息全盘托出。

顾晨记录在案后,又道:“你知道吗?昨天那名出事故的外卖小哥,将你订的外卖摔撒在路上。”

“我知道,肯定是摔坏了,所以餐厅老板才重新做的。”周熙雯表示理解。

顾晨又道:“重点是,路边一家烟酒店老板养的小哈士奇,昨天晚上偷偷吃了一些散落的外卖,哦对了,你订的应该是辣椒炒肉盖浇饭对吗?”

“对……对呀。”周熙雯默默点头。

“那就对了。”顾晨得到确认,也是淡淡说道:“那只小哈士奇,原本健健康康的,可是昨天晚上吃了散落在路边的外卖之后,今天一早就死了。”

“什……什么?死……死掉了?”

闻言顾晨说辞,周熙雯整个人都懵了。

忽然猛的抬头看向顾晨,问道:“所以警察同志,你们想说什么?”

“我们刚才市局技术科过来,在检测实验室里,我们对那只死掉的二哈进行了解剖,发现这只小二哈是中毒身亡的。”

“但是目前有个问题,狗的主人,也就是那家烟酒店老板,他亲口告诉我们,昨天晚上二哈吃完街边散落的外卖后,就再没吃过东西。”

“可今天一早来开门,就发现那条哈士奇已经暴毙,这说明哈士奇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而且我们在解剖哈士奇的胃里,发现那些食物残骸有剧毒。”

王警官也是将自己了解的情况,一一跟周熙雯说明清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