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晨,太阳出来的时候,秦玄和李子涵他们也到了乌赤城的城门口。

城门口,那守城士兵自然是清一色的清水国士兵,守城士兵将秦玄他们拦在门外,喝问道:“入城之人,缴纳一枚一枚下品灵石!”

就有士兵前来收入城税。

一枚低级下品灵石,对秦玄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如果是平民来说,一枚下品灵石就能让他们吃一年的饭。

一个入城者缴纳一枚下品灵石,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入城者,如此千百年积累下来,这财富相当恐怖。

而这乌赤城,就掌控在清水的手中,这些财富,也流入了清水国库。

可以想象,这些年下来,清水国的底蕴已经难以估量了。

不但如此,清水国在全国全部要收税,除了一些宗门的城池之外。

秦玄和李子涵正要缴纳灵石,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声音:“啊?这么贵!”

秦玄转头一看,见到不远处,另一处收入城税的地点,一个守卫士兵拦下了一个人,一个瘦小的孩童。

刚才的惊呼声,就是那孩童发出来的。

“大人?你就行行好,我要进城抓药。”孩童也是为难,他穿着青布衣,只是他现在风尘仆仆,小脸看上去稍有憔悴之色。

这孩童,无论是他略显寒酸的穿着,还是说出的话,都可以看出他们不是什么大势力出身,那些大势力的天骄,哪个身上不得挂上一两件法宝,穿的也是宝衣,穿凡人衣服的,多半是小地方出来的。

乌赤城的守卫,鄙夷的看了这小孩一眼,他每天在这里收取灵石,见过来破破的小孩很是没有耐性。

“这是乌赤城的规矩,人人都要遵守,一颗下品灵石都出不起,就不要入城了!”城守说着,不耐烦的摆摆手,“别在这里挡着,让一让,后面人还多着呢,下一个!”

小孩都被赶到了一边去,李子涵于心不忍拉着秦玄说。

“秦哥哥,你看小孩多可怜”

“这入城税,我帮你出吧,”易云轻叹一声,看着这小孩的表情。原本对陌生人,秦玄并不会去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难,天下这么大,他也管不过来,只是听了李子涵的话

他这一开口,那城守有些愕然的看着秦玄,而在那对姐弟身后,那小孩也是微微一怔,旋即面露惊喜之色:“大哥哥,囊中羞涩,让您破费了,实在太感谢了……”

迈步随着小孩进入城中,秦玄和李子涵也走进了城中。

一进城中,正行走间,李子涵脚下一顿,秦玄走出几步连忙回头,只见李子涵的目光,落在了一旁一个卖着糖葫芦的小贩子身上。

于是乎,李子涵侧头说道:“秦哥哥,我想吃糖葫芦!”

秦玄眼中露出柔和之色,上前来到温和的说道:“糖葫芦,怎么卖”

糖葫芦的小贩子,看到秦玄的第一眼,心里便不知为何,升起阵阵好感,笑道:“一个铜子就行。”

秦玄含笑点头,拿出一块灵石,给了糖葫芦的小贩子都拿出来了。

葫芦的小贩子连忙说到:“谢谢,公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