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夕并没有拦吴秀文。只是无辜的看着她走到我身边。

“我们进屋去说吧。”我见何夕眨着眼睛瞪着我们俩,无可奈何的拉吴秀文进房间。

何夕见我回房间去了,带着狗又退后几步。打着哈欠坐在那片树荫里。拄着腮帮子看着我的屋子。

“通差,箱子还在吗?”吴秀文进屋后。见何夕并没有跟进来,急忙问道。

她急切的样子让我怀疑她是来找我还是来找箱子的。

“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把箱子给她看了一下,然后问。

“你知道吗?乌梅和通差好像是情人的关系,乌梅那个孩子,就是通差的。”吴秀文左右看了一眼,然后神神秘秘的说。

“哦?”我听完吃了一惊。

吴秀文说这话一定是有根据的。毕竟她是本国人。当地人说什么话,她都听得懂。那些渔村妇女听说她是我姐姐,一定会跟她说了不少关于通差和乌梅的事情。

我说乌梅怎么那么肯定。我不是通差来呢!

原来通差是她的情郎。

“可惜,通差和她生的孩子死了!”我感叹了句。

然后,我忽然诧异的看着吴秀文。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道乌梅就因为这个,才不放我们走?”

“不。乌梅是念着旧情,想把你留下呢!”吴秀文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算了吧。我又不是真的通差。”我气恼的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她的事儿,你的弟弟惹祸了。”吴秀文看了我裤裆一眼。嗤笑一声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