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纵观整个西游,高仁最先想到的只有一妖,狮驼岭如来大舅子金翅大鹏鸟!

猪刚鬣自然不可能是金翅大鹏鸟变化而成,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以天罡三十六法化作金翅大鹏法相,逃命而去。

天罡三十六法,地煞七十二变。

猴子贪图地煞法门多,而选择了七十二变,却是舍本逐末。

天罡法,远远在地煞变之上。

猪刚鬣一变作金翅大鹏,速度快到了极致。

眨眼之间,便脱离了敖阴太阴灭绝神珠的攻击范围,就要远遁而去。

高仁面色淡然,看着猪刚鬣扶摇直上,终于将倒负身后的右掌抬起,只是简简单单一记直拳,朝着那金翅大鹏便平平推出。

简简单单的,半点变化也无。

轰!

明明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劲力爆发,在猪刚鬣的感觉中,却好似天地陡然坍塌。

“啊!”

暴喝一声,大鹏金翅绽放出刺目的金色,犹如纯金铸成一样。

那拳意是如此的浩瀚悠长,宛如天河般连绵无尽,倒灌倾泻而下,要将世间化为泽国,降下灭世之灾劫。

“好一拳天河倒坠!”

敖阴本要出手,但看到高仁这一拳之后,收回了神通,目光如炬的望着苍穹。

恍恍惚惚之间,猪刚鬣在这一拳之中,看到了巍峨的神山倾覆,天河倒灌,漫天星斗摇落,拳意浩荡,大气磅礴。

金翅大鹏鸟顿时犹如被折断了双翅,砸进了大地之中。

吼!

一只长满了獠牙的野猪从倾塌的大山中拱了出来,发出了震天的咆哮。

高仁伸出手指,以天地为背景,信手书写。

字只一个,乃是个“山”字,但满天满地都是这个“山”字。

一个字,映照天地。

满天的“山”字,字形颠倒,肢体割裂散乱,有金文,象形,篆字,楷书,隶书,行书。笔画时而规范严谨,结体方正,时而瘦直若刀锋毕露,时而流畅磅礴,布白舒朗,时而又疏密不一,错落自由。

无数的字,镇压而下。

一念成山。

猪刚鬣那张野猪脸从暴怒变成惊讶,从惊讶变成恐惧。

天罡三十六变中有震山撼地,推山填海,鞭山移石,挟山超海之法,直接关联到山字的神通足有四种之多。

山,宣也。

宣指地气,宣气散,生万物,有石而高,群峰并起,谓之山。

高仁在“聊斋”世界凝聚泰山神神位,泰山造化钟神秀,一览众山小是何等气概风貌。

他亦见过如来镇压猴子的五行山,琢磨过那佛门六字真言。

这一念成其山。

天空中风起云涌,那些“山”字在天空中凝聚成一座虚幻的大山,泰山!

“道意?”

敖阴面露沉思之色,这一拳一神通,足可显现出这个人间天子那无比强大的实力。

猪刚鬣被那大山镇压,法意层层叠叠,一石生一石,一土添一土。

小山一般的巨大野猪妖身扛起大山,发出暴虐的咆哮声。

那天罡三十六法中的挟山超海之法,仅仅只能抗住半分山意,一点一点犹如当年猴子被镇压在五行山下一般,猪刚鬣也要被镇压进高仁的山意之下。

“饶命,两位爷爷饶命啊!”

猪刚鬣并非是宁死不屈的硬骨头,立刻便开口求饶:“我本是天庭北极四圣之一的天蓬元帅,因为醉酒调戏了嫦娥,拱塌了斗牛宫,恶了玉帝,被玉帝亲手两千锤打落了一身法力,投胎转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投胎猪身,这才成了妖怪……二位爷爷饶命啊!我想恢复实力,确实急迫了些,这才做了一些恶,我愿改之……我乃玉清门下弟子,这次投胎负有重任,你们不能杀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