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终于又乱了!”

站在一座魔气弥漫的穷山恶水之间,董魔王望着高仁大战乌巢禅师的方向,痛快的大笑,猖狂的大笑。

孙猴子脱困而出,必然是再次搅动三界大乱。

天庭,再度点齐了天兵天将,出南天门,朝着猴子方向扑杀而来。

西天灵山,佛祖亲自动身。

相比于那只熊猴子,如来更在意的却是九州天子这个逆转天道的罪魁祸首。

霎时间,董魔王便笑不出来了。

“菩萨意欲何为?”

凝重的目光望向突然出现身旁不远处的女仙。

这女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身披月白色翠水薄烟纱,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轻纱下的皓腕伸出,玉掌中持一座杨柳玉净瓶。

面如满月,庄严华美。

有诗为证。

春山黛眉剪水瞳,眉心一点朱砂红。额头鬓发梳耳后,玉髻佛光隐成轮。

正是南海珞珈山紫竹林的观音菩萨。

“阿修罗魔王在侧窥视,又是意欲何为?”

声音响起,慈悲与圣洁之意仿若山涧清泉流入心间,濯尘涤垢,洗礼升华。

“你要度我?”

董魔王祭出先天灵宝修罗冥狱镰刀,隐隐有魔道符篆流转,朝着观音便戮杀而至。

同时,高仁站在穹天之上。

举目看去,只见无尽的云霄之上,如来佛祖的金身大放光明,丈二金身一动,顷刻间充斥空间,无限制的膨胀起来。

猴子出世不过短短一个时辰,三界真正的大佬就出现在了眼前。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被镇压两百载的岁月,猴子心中聚集起来的两百年暴躁之意,顷刻间便化为了滔天的怒火。

高仁来不及琢磨金乌变化之法,天地四方、道心内外,无处不见如来佛祖的佛陀金身。

“原来你是为我而来!”

高仁平静的对着那无处不在的如来说道。

“阿弥陀佛,正是为天子而来,请天子移步灵山,谈经论禅!”

霎时间,在高仁的眼前,那佛陀金身高不知几千几万里,自九重天往上,佛首破开了苍穹,天河,直探入了天外星空之内,大的不可思议。

金身一现,自有亿万朵金莲无中生有,浮现在穹天之上,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

大神通,大威能!

一出场便震慑道心,让人心中涌起一种不可战胜之感。

同时,无穷金光自金身之上散出,照亮九重天阙,一时间,西牛贺洲这方圆千里之地似乎变成了西山极乐。

高仁识海遍地生莲。

这种大神通,实乃是高仁平生仅见,近乎一出手就要渡化了他。

“佛主,如此行径,可真的让人心生厌恶!”

高仁冷冷说着,同时识海中五行轮转,抵挡住那金莲的蔓延。

佛祖双目低垂,俯视众生,脸现悲悯之色:“天子有大神通,亦有大功德,只能如此相请了……??嘛呢叭咪?恕??

禅唱之音好似垂天之云,浩浩荡荡,横无际涯,绵延万万里天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