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黑风怪之后,敖阴的表情就像吃下了一只绿头苍蝇一般,满脸的阴沉。

  高仁心中冷笑,黑风怪算不得什么,但观音可不是等闲之辈。

  观音的因果,可不好接啊!

  封神大劫之后,佛门当兴,在元始天尊有意推动之下,十二金仙中的数位入了佛门,夹龙山飞云洞惧留孙,入释成佛,为过去佛之一,又号拘留孙佛。

  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成文殊菩萨。

  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成普贤菩萨。

  普陀山珞珈洞慈航道人,成观世音大士。

  所以说,佛本是道。

  元始天尊这是在摘准提、接应西方教两圣人的胜利果实,老子安排多宝道人化为如来佛,也是一样。

  如此这般雄厚的背影,乱了他的因果,后果可想而知。

  高仁自然不怎么在意,随时可以脱离这个世界,再大的因果对他而言都可以斩断。

  但不代表着这个敖阴能够无视观音的存在。

  “敖兄,斩杀这黑熊精之后,为何闷闷不乐?”

  高仁问出一句,让敖阴心中不禁又是一痛,实在有苦难言。

  “仁兄,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往事,略有伤感。”

  高仁打蛇上棍,丝毫不见外说道:“是何往事,和兄弟说说,倒是可以帮你排解排解,这心事,就不能藏久了,藏得越久,对道心有染,实在不是太好。”

  敖阴看着高仁,露出一张笑脸,说道:“陈年往事,早已经随风而去,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敖兄能够想通就好……”

  金蝉子转世身哑巴般的一路前行,高仁和敖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两人都是老阴逼,谁也套不出谁的话来。

  不过就修行之事,倒是并未藏拙,高仁很肯定,这是一个老怪物。

  一路向西。

  跋山涉水,期间多是穷山恶水野兽环绕之地,并未有人烟。

  终于,眼前再次出现了青山绿水。

  纵目望去,远处房屋坐落有致,繁星点点,正如眼前萋萋芳草中绽起的细小黄色花朵。

  溪水淙淙流淌,杨柳依依,稷麦青青,一派生机盎然之象。

  几只黄莺在树下梳理着一身湿漉漉的羽毛,眼睫轻颤,继而扑棱棱飞起,消失在天际中。

  此举更为淡墨山水的悠远意境,平添了几分灵动之意。

  只是,一路行来,唯一缺少的,是那人气。

  一个人影也无。

  在最近的一家砖瓦房子中,三人找到了一张完整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三只菜碟,一只汤盆,旁边还搁着五副碗筷。

  碗碟汤盆中的食物,已然腐烂,与灰尘混在了一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