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

妙一夫人心思沉重的赶到了钓鳌矶。

钓鳌矶,乃是三仙闭关修炼之地。这一年多时间来,他们具在丹房内轮流交替,用自身三昧真火炼一件纯阳之宝,关系峨眉兴衰,无暇他顾。

妙一夫人只抽空才得以与妙一真人晤谈。

妙一真人齐漱溟,仙风道骨,看上去不过不惑之年,星眸秀眉,天庭微圆饱满,白皙的皮肤之中带着微微的血色,似乎一团紫气藏在天庭之中,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

“夫人,你来了正好!我同玄真、苦行两位师兄因炼这件纯阳之宝,大干许多邪教禁忌,虽不畏妖人破坏抢夺,总恐他们得信准备,一切都不可不防。又因此宝炼时颇耗元气,宁愿多延时日,凡事谨慎。自炼宝之日起,我等三人以二人对着丹炉,运用玄功,发动真火一人休息,化身照护,隐蔽宝光,以免妖人发觉。似这样每隔三日轮流接替,还有**之期,便可炼成。我知现在峨眉因果大乱,但此刻也是分身不得,只能交给你些祖师传下的法帖,还需你多多费心。”

妙一夫人算算时日,大约一月时间。

但是,这可是一月时间啊!

“相公,如今天道混沌,我本不想惊动你与两位师兄炼宝,但我此来,真的是万分紧急。李英琼那边出了大变故!我去收徒,被她拒绝了!”

“此事,二老已经与我说了,可是那散仙高仁之故?此人我等皆算不出根底,但我信祖师千年来的谋划,你且放心,暂且按照祖师推算的因果行事,等一月之后,此宝炼成,我与两位师兄第一时间便去拜会,是敌是友,自见分晓。”

妙一夫人苦笑一声,说道:“相公,此事因那高仁而起,现在甚至连李英琼的因果也是大变,她说她说即便要入峨眉,也要做二代弟子”

齐漱溟眉头大皱。

二代弟子,就是与他同辈。

覆水可收,但这说出去的话收不了。

“我知晓了,三英二云,除了李英琼之外,你且护好其余四人。我知那余英男此时在莽苍山尚有一劫,本是需要李英琼相助才能脱劫,现在必然指望不上,你做好安排。还有,苦行师兄弟子笑和尚以及金蝉本是要上百蛮山,斗绿袍,斩文蛛,此时因果已经大乱,百蛮山便不用去了,文蛛也无需再斩”

齐漱溟一一吩咐,没多久,一道虹光从钓鳌矶飞出,全力朝着峨眉遁去。

峨眉已经是多事之秋。

长眉遗留的至宝灵翠峰飞去,不知所踪,这只是小事,有祖师遗留的仙阵封锁,尚可寻回。

便是被人捷足先登,也破不开封印。

七修剑遁去几口,也算不得什么。

不过是几口飞剑。

但三英二云,绝对不容有变。

七修剑算不了什么,紫郢青索,却是峨眉的心头肉。

高仁赶到莽苍山,立刻便发现关押妖尸谷辰的洞穴狼藉一片。

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

微微一打量,有镭射的痕迹,定然是龙力子激发了几次高能镭射。

突然,一处山谷中煊赫出浓浓的毒瘴阴邪之气,外加镭射爆炸、霹雳雷霆之声。

高仁并未前往,而是走向山阴风穴冰窟。

刚一接近地穴洞口,一股刺骨的寒气铺面而来,头发眉毛上凝结了星星点点的霜冻。

不过他水法修炼有成,连冰魄神光都练了出来,自然是不惧。

体内金丹一转,便再无任何异状出现。

往里走了几步,立刻便发现一个少女倒在地上,可不正是峨眉三英二云之一的余英男,正受黑霜阴霾之厄,冻僵在莽苍山阴寒晶之内,已有数日。

幸得她未遭难时,因腹中饥饿,从几个大猩猿手中夺了几个以前英琼采遗的朱果吃了,借着仙果之力,周身气血虽已冻凝,惟独心头方寸尚是温热,苟延残息。

这莽苍山冰冻万丈,如此高寒之所,只为山阳藏有万年温玉精英,亘古不凝冰雪,四时皆春所有阴寒之气,萃于山阴。

余英男年幼无知,被一妖道利用,想借她一身仙骨,几世纯阴,去盗取寒穴玄晶之内的冰蚕。她又本领不济,未算准日时生克化用。去时,正值寒风归穴之际,入穴数步,便被寒风吹倒。

那妖道眼看别人为他僵死洞内,他却袖手而去。如今英男骨髓皆化成寒冰,纵有灵药,救活之后,非得到万年温玉,不能回温复原。

高仁站在一边,挥手凝聚出一道冰镜,投影出之前出现变故的山谷。

以摄影移形**破开毒雾,冰镜中景色纤毫毕现。

那山谷被瘴气覆盖,正中地面上却是竖着数十面长幡,俱画着许多赤身魔鬼。

每面幡底下,叠着九个生相狰狞的马熊、猩猿的头颅,个个睁着怪眼,磨牙吐舌,仿佛在发出无声的咆哮。

而在某几个幡下,却是以人类头颅累出了一座京观!

“妖尸,你补全了这妖幡又如何?还敢再来,今日必叫你死于我的紫郢剑下”

李英琼剑眉怒目。

同时,在她不远处,龙力子缓缓的睁开了眉心的第三只生化镭射眼,喝道:“我这双神眼,近日再度突破,正好拿你来试一试威力!”

“桀桀桀仗着法宝,我有何惧?交出温玉,我立刻便离开莽苍山,再不纠缠你们否则,俱都要死在我的玄阴聚兽幡下!”

诡谲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不见那妖尸谷辰之形。

这妖尸炼制的“玄阴聚兽幡”,以千万猩熊生魂和地肺中千万年秽气炼成的黑煞丝合炼而成,狠毒无比,共八十一面可布成玄阴炼魂聚魄大阵。

高仁念头一转,冰镜画面转移。

只见在群幡拱卫之中,有一面一尺数寸长的小幡,独竖在一个数尺高的石柱之上。幡脚下有一油灯檠,灯心放出碗大一团绿火,照在妖幡和兽头上面,越显得满谷都是绿森森阴惨惨,恐怖无比。

仿佛十八层地狱。

霎时间,吱吱鬼叫,阴风四起,大小妖幡一齐摇动,那些兽头也都目动口张,似要飞起来。

终于,那小幡后面露出一个绿衣怪物,周身四围,围绕着一圈绿火,口里黑烟袅袅。

目光灼灼的看向李英琼,看着她胸前那碗大一团红紫光华,正是那块万年温玉在放光。

妖尸倏地咧开阔嘴,露出满口撩牙,似笑似哭地怪啸一声,说道:“我的万年温玉,还给我!”

狰狞的大叫着,便将手一指,大小妖幡全都展动,满洞阴风四起,鬼声啾啾,兽息咻咻。暗绿光影里,数百兽头,带起浓雾黑烟,直扑过来。

妖尸身旁绿火,也化成千万点黄绿火星,一窝蜂般飞起来,妖气薰人。

任由他们斗了几个回合。

李英琼毕竟修行尚短,仗着紫郢剑和万年温玉,加上龙力子在旁辅助,也只能与妖尸斗个你来我往。

在毁去了小半妖幡之后,龙力子镭射能量消耗殆尽,妖尸的玄阴炼魂聚魄大阵也告破。

那妖尸谷辰立刻便卷去剩下的妖幡,化作一道黑云远去。

“哼,再来,必斩于剑下!”

李英琼看着妖尸逃离,恨声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