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仁将紫云宫布置完成,收了“太阴天河大阵”,算算时间,正要在海外再寻寻机缘,再去中原参与蜀山剧情。

时间充足的很。

刚出了紫云宫,一道虹光铺面而来,那光一落,一人跪拜在面前,磕头不止。

“前辈垂怜,龙力子愿在前辈门下为奴为仆,忠心不二,愿前辈收留!”

高仁看着眼前这个长得有些畸形的前紫云宫门人,问道:“那嵩山二老怎么没带你去中土?”

“二老说我另有机缘,让我在这东海安心修炼,自有人来渡,时机一到便会拜入正道门下……”龙力子面色愁苦的说完,微微抬眼看着高仁。

“既然二老如此说,你这点耐心都没有?我既然送你一件法宝,你我之间便没有师徒的缘分,你再求我也没用。”

龙力子再次一拜,说道:“前辈,不是晚辈没有耐心,只是前辈赐予的龙雀环我还未祭炼成功便被人夺去,那人乃是铜椰岛痴仙天痴上人门下弟子,我无力争夺,那人为了斩断因果还要杀我,还请前辈救我,龙力子不求拜前辈为师,为奴为仆在前辈门下做个小厮仆人,便已经心满意足……”

在高仁面前,龙力子哪敢有丝毫隐瞒,一五一十将自己的困境倒豆子般说出来。35xs

“铜椰岛痴仙天痴上人?”

高仁微微点头,然后好好将龙力子打量了一番。

他原是不啻西山中山民之子,生具畸形,头扁而小,凹鼻上掀,两眉当中多生着一只眼睛,两手六指并生,一般长短。

因为相貌古怪,一下地便能言语,父母当他是个妖怪,扔在山沟里去喂虎狼。

那山中的虎见了,不但不伤他,反拿乳去喂。到了五六岁时,忽然在山中路遇他的父母为群兽所围,这孩子本具灵性,虽只生时一面之见,却还记得他父母模样,当下打散群兽,救了出来。

他父母也还记得他的异相,他又身量不高,一见便认出是自己儿子。

因为他不为虎狼所伤,那般勇猛,上下树梢峰峦,疾如飞鸟,又把他当天神降世,便要带回家去抚养。

谁知龙力子自幼生长荒山,性子极野,家中居不多日,讨厌四外山人礼拜看望的烦嚣,仍逃了出来。

可是天性极厚,每隔些日,总要采打些山果送回家去,看望父母一回。留却留他不住,他父母也无奈他何。

到第三年,他又回家省亲时,他父母俱都不在。一问邻人,才知他父母出外贩货,为隔山野猓所杀,尸骨无存。35xs

他也不哭,强逼那邻人领路,到了隔山,仗着身轻力大,连杀了许多野猓。

也是机缘到了,就在那报的杀父杀母之仇的时候,紫云宫慧珠正好路过,看出他天生异禀,根骨非凡,知是可造之材,便和他说明,带回宫内。

在紫云宫中,也是不朽邪法,只以正道法门清修,若不是天生神力,他一身修为在紫云宫里真的是垫底的存在。

也正是如此,高仁这才放了他一命,还送他一件法宝,嵩山二老所言有人来渡他,倒也不虚。

若是没有高仁乱天机,他今后是要拜入齐灵云门下,峨眉正统传人。

高仁也是看出他天赋不凡,但强收下终究不美,这番求了自己。

便是峨眉齐漱溟来了,也说不得什么。

“你真要拜入我门下?你天生异禀,说不定今后有更大的机缘!而且我灭了紫云宫,你的师父恩人皆因我而死,你还要入我这个仇人门下吗?”

“前辈,嵩山二老与我说过,宫主与师父皆兵解转世,要入二老门下。此番也是机缘,转世之后拜入二老门下,也是大福源。”

高仁略作迟疑:“你若拜入我门下,也可,算你个记名弟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