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wjxs.cc这条巨龙冲出了大山,进入金华平原,好似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不再桀骜,绕着金华府划过好大一道弧线,犹如盘龙蛰伏,在这里变得">

金华府城南近百里之外,飞龙江从闽、赣、越三州交界的武夷仙山里咆哮入境,桀骜不驯的喷吐着白沫,卷起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漩涡,冲撞着,嘶吼着,犹如一条巨龙从大山深处冲出。www.wjxs.cc

这条巨龙冲出了大山,进入金华平原,好似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不再桀骜,绕着金华府划过好大一道弧线,犹如盘龙蛰伏,在这里变得风平浪静,携带着一湾碧水东流去,直入东海。

飞龙江为上游,盘龙江为下游,携带着武夷仙山的福气、贵气、仙气,造福着半个越州的黎民百姓。

飞龙江与盘龙江交汇之处,叫做仙霞岭,仙霞岭下是仙霞镇,此地盛产三绝。

首绝便是江里的飞龙肥鱼,其次便是山珍飞龙菌,再次就是飞龙江九曲十八弯的奇景。

飞龙肥鱼与刀鱼、鲥鱼、河豚并称为四大名鱼。肥鱼肉质细嫩、无肌间刺、肉滑如玉、入口即化、味淡雅甘醇;尤其所炖鱼汤,白若琼浆、润泽爽口、甘如玉液;其鳔肥厚,自古以来为食中珍品。

除了飞龙江里的肥鱼之外,飞龙江与盘龙江交汇之处更是多大鱼,是金华府重要的渔猎之地,每天有几十辆大车来往金华府与仙霞镇之间。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天还没亮,盘龙江上就已经帆影点点,靠水吃水的渔夫们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划着自家的或者租来的渔船出了江,大网小网,大钩小钩的忙活起来。

天蒙蒙亮的时候,远离了飞龙江与盘龙江交汇之处的江面上就挤挤挨挨的,挤满了满载而归的渔船。

无数渔夫蹲在船头,捧着大海碗,大口大口喝着自家婆娘刚刚熬好的鱼汤,暖着身子,粗声大气的和熟人打着招呼。远处江面上,点点帆影快速靠了过来,更多的渔人返航了。

仙霞镇岸边的鱼市码头上,金华城乃至越州首府临安城的达官贵人府邸里的管事、各处酒楼饭庄的采办,尽穿了绫罗绸缎华美衣衫,心思沉重的坐在茶馆中喝着茶,不时打量着江面。

但是,在江面的另一边,靠近那飞龙江的位置,却是一只船影子都不见。

“沈鱼头,今日又一条飞龙都没有么?”一个看上去带着贵气的中年管事重重的将茶盏放在了桌子上,脸上弥漫着寒意。

那沈鱼头,应该说是渔头,渔民的头头,躬身小心伺候着这群不是老爷,但依旧是他所惹不起的奴才们,脸上的皱纹挤出来,苦声道:“王管事,飞龙江里闹了妖怪,已经掀翻了十来艘渔船,死了二十来人,现在真的没人敢去飞龙江捕鱼。这肥鱼只在湍急处生存,本就难捕,虽然偶尔会游到盘龙江,但一年里,在盘龙江里也捕不到一手之数啊!”

王管事瞪着一双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寒声说道:“那便去飞龙江……一尾十金,还不够吗?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都不值这个价……沈鱼头,你太令我失望了……”

沈渔头眼神里透着一抹恐惧,急声道:“管事放心,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不怕死的渔民还是有的,我这便去寻,如若今天还捕不到飞龙,明天一早我亲自去!”

“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王管事挥了挥手,身边两个壮汉一边一条胳膊将那沈渔头擒住。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渔头还是有的。沈鱼头,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真当我是泥菩萨啊!从仙霞岭上扔下去喂鱼,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敷衍我……”

“王管事……饶命啊!饶命啊!”

“王大秃子,我草你姥姥……”

声音渐远。

旁边桌子上,一个同样是大贵人家的管事,笑容满面的朝着那王管事道:“老王,说来也巧,刚刚我手下的渔头倒是给我带来了一条飞龙,虽然只一条,少不了责骂,但你一条也无,这管事我看是做不成了。”

“哼!郭老二,你牛什么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就不信了……”

仙霞岭上一道人影划过天际,砸入江中,那岭下暗礁无数,从岭上坠下,哪有活命的可能。

所有渔头看着那一幕,不禁浑身发凉,生怕明天自己也从那地方被扔了下去。

高仁远远的也看到了,微微摇头,说道:“妖祸不及人祸啊……”

“公子……”吴捕头快步从河滩上走来,此时他并没有穿那一声玄色的官服,腰牌也收了起来,只背着那口鬼头刀,手里提着一尾还在活蹦乱跳的大鱼,碘着脸道:“鱼妖没引出来,但却抓到一尾飞龙肥鱼,让仙霞镇里的大厨料理了,绝对鲜美至极,连神仙都要流口水。”

“恩,也好。”高仁也有些饿了,这飞龙之名如雷贯耳,对于一个吃货来说,自然很期待。

仙霞酒楼,仙霞镇最大的酒楼。

吴捕头大步走去,一路上,手上那尾飞龙着实吸引人眼球。

“我滴个乖乖……真的是飞龙!”

“看这品相大小,极品啊!”

“往年没有闹妖怪,一年捕上这种品相的飞龙,也不过双手之数……发了,这汉子发了……”

“他不是仙霞镇里的渔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