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要找到那什么上古时候的东海龙宫的宝藏,还是要靠那头妖蛇二青?”

高仁指了指东边天空,与此同时,天上乌云更加密集,电蛇乱舞,风云变幻,隐隐旋转不停,再次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是这个理!”吴大捕头苦笑着点点头,大海不比陆地,千丈海底之下,那是人类修士都不敢涉足的所在,也只有水妖之属,仗着强大的肉身和天生的水系神通,才能下去片刻。

茫茫大海,要找到一处不知多少年前的上古海神遗迹,这难度不小。

也就那耍蛇人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一张残缺的藏宝图,仗着御蛇之法,苦尽数年,才略有所获。

但那大机缘,终究还是便宜了一条妖蛇。

“而且,那宝藏说不定早已经被那二青给祸祸了吧!不然,它如何能够这么短的时间便得道!”

听到高仁如此之说,吴大捕头刚刚升起的一腔热血便被浇灭了。

一脸的悻悻之色。

“不过……”

高仁掐了掐手指,看着那天劫不禁露出了一抹嗤笑。

“万化门水部……蜀山峨眉来的剑仙真人……好似还有秃驴……真的是好不热闹啊!区区一条妖蛇,留到现在还不出手,真将这苍生都当做刍狗了吗?”

高仁再次转头看向那文人聚集起来的浩然正气,微微摇头,叹道:“好算计!好算计!!”

聂小倩和吴青看着高仁自言自语,有些听不懂了。

怎么?

这妖蛇还是这么门派故意为之?

“走吧!”

吴大捕头携了那半死不活的老头,立刻便跟着高仁而去。

钱塘江江心,与临安城遥遥相对的,有一座江心屿,名曰:龟山。

其山如名,山势平平,有一个缓缓的弧度,看上去,就像一片龟壳子。山上少树木,多石头,顶峰中心处建立一间小庙宇:龙王庙。

虽说上古神灵的统治早已经覆灭,但在大乾王朝,也还是有些庙宇香火祭祀,土地庙、龙王庙皆有遗留。

当然,更多的还是和尚庙和道观。

但凡大一些的河边,以及人群集居处,都会有龙王庙的所在。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做的太绝,这偌大的天下,就真的是不好管理统治了。

在某些古老的传说中,天地有龙。龙则是专门负责雨水的神祗,接受百姓香火供奉久矣。每逢久旱不雨,或者久雨不止,民众都会到龙王庙里烧香祈福,以求龙王治水,保风调雨顺。

求得多了,总会有一两回灵验的。至于是不是真的龙王显灵,或为气候不期,那就很难说得清楚了。

龙。

早已成为传说,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在凡间出现过。其踪迹,甚至比“神仙”还稀罕得多。

纵然如此,但百姓对于龙王庙的虔诚度早已根深蒂固,很难动摇。

龟山上的这座龙王庙虽然处于江中,但却一向都是香火很旺盛的,庙宇固然建筑得矮小,但飞檐走壁,红墙碧瓦,一应俱全。

大门两侧,联曰:千秋岁月龙出水;百载风云人求顺。横额:泽润苍生。

庙内摆设简单,只供着一尊红面小神像,身披红袍,留黑须,煞是威猛。

这就是百姓们臆想的龙王模样。

此时,因为东海里雷霆万钧,大雨倾盆,连带着这钱塘江上也是洪水漫漫,犹若汪洋。

倏尔之间,那滔滔江水之上现出一人,踏波而来。

紧接着,又有一少女紧随其后,虽然略有狼狈,但却也能徒步渡江。

吴大捕头看着滔滔江流,颓然长叹。

高仁一踏上那江心小山,脚尖轻点。

突然,脚底下的小山微微一震动,紧接着一个巨大的从水底升出了水面。

这座山,竟然是一只巨大的老龟。

“贵人?”这巨龟竟然口吐人言,脸上更是露出人性化的表情:“八大王有交代,贵人乃富春江水族的贵客,我等遇到,皆要以弟子礼相待,不知贵人有何事需要小龟代劳?”

“我来找你为了验证几件事!”

“您请说,小龟在这江心沉浮了三百年,积攒功德,虽然大多数的时候都在沉睡,但这三年来江上海里乱纷纷,哪里能睡得着,倒也看到了些东西……”

“海里有龙宫宝藏,都有谁在谋划?”

这巨龟沉思片刻,说道:“东海龙宫、海外仙山,这传说由来已久。最开始大乾朝廷都想撞撞机缘,我还小的时候,那真的是热闹的很啊!上百艘大船出海,蔚然壮观……后来一无所得之后,出海的船只便少了,近些年来应该是一个叫作万化门的势力出海次数最多,他们隐秘的探索了好些年,应该是没成。后来还找了八大王,想合作来着。但八大王早就立下了规矩,我等富春江水族,止步于钱塘江出海口,所以最后不欢而散……”

“三年前那二青也不知怎么就吃了狗屎运,竟然真的被她给找到了龙宫……”这巨龟砸吧嘴,连连摇头,让小山都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显然是心里很激动。

“唉!还是定力不足啊!”巨龟将脑袋埋进水里,清醒了几次后,这才道:“八大王的规矩我等自然不敢破,但那万化门却是如获至宝,好像北边还来了个和尚,金山寺的高僧吧!也不知道这龙宫宝藏要落到谁的头上,若我说啊!八大王要是出手,这龙宫早就被搬空了,哪能便宜了她……”

绿毛脑袋朝着东边伸了伸,摇头道:“不修功德,最后必然身死道消……咦!她的天劫渡过去了!!!”

“这怎么可能呢?”

巨龟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张大了嘴:“三百年积攒功德,我也不敢渡劫,她才修炼几年?一身业力加身……竟然渡过了天劫?老天爷啊!这怎么可能?这不合常理啊!”

“公子,我们现在怎么办?”聂小倩问道。

“不急着出手,先看着吧!”高仁拿出从盘龙江里得到了鱼妖妖丹,说道:“和你做个交易如何?”

“鱼妖的妖丹?咦,有一丝蛟的气息,这鱼妖快要跃龙门了吧!贵人需要我做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