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魔

谁又是佛

这个世界,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坏人,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一招对撞,相互错开。

相隔十米,这个距离在高手面前等于没有,一个箭步,便能搏杀于眨眼之间。

黑暗里,一个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扶桑老头正仇视的看着高仁。

阴鸷的眼神,嗜血的目光,强大的战意,就像身后那熊熊欲炽的烈焰。

不过,他老了,古稀的年纪,如何能与高仁争锋,一拳之下,正大口喘着气。

“你老了但今天,我拳下不分老幼病残”

就像半个世纪之前的那场浩劫,也没有老幼妇孺之分。

毁灭一个民族的武道,要断武道的根,就要断个彻底,所有化劲以上的拳师在高仁眼前,都得被打死。

他绝对不会有半点的手软

半个世纪之前,华夏经历了十年浩劫,那么从今夜开始,便统统还给你们。

而且不仅是武道,不仅是民族的信念,还有经济。

年的经济危机,高仁早已经有了计划。

到时候,眼看你起高楼,眼看你宴宾客,眼看你楼塌了。

从身体到心灵,给你们一场沉重到极点的打击。

扶桑神社的一场火,只是开始。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毁灭性灾难。

想想就兴奋的很啊

扶桑老头喘了几口气,缓缓挺直了身体。

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这个老得肌肉都萎缩了的高手老头之所以还有巨大爆发力,就是因为他骨骼坚硬,全身大筋比牛筋还要坚韧

牛的力量之所以大,并不是因为肉,而是牛筋,牛皮以及皮下的膜。

所以古代用牛的筋来做弓弦,用牛的皮来做铠甲。

真正练武的高手,都是去人肉,涨筋膜,洗骨髓

这样的高手,外表看起来没有夸张的肌肉,柔柔弱弱的,一旦爆发起来,却如疯牛

这也是这个老得肌肉都萎缩了的高手老头还有巨大爆发力的原因,他们有坚硬的骨,粗大的筋,牛一样的皮

但也只有几下爆发的力气,除非打破虚空见神不坏,否则再厉害的拳师也不可能永久保持巅峰战力。

气血不足了,就不能持久。

“我是老了杀不了你但只要阻你一分钟,就能带着你一起去见天照大神”扶桑老头一口的流利汉语。

然后,敌不动我不懂,你若动,我便缠你,一副牛皮膏药的模样。

高仁嗤笑一声,真以为自己牛逼的不得了。

一个虎扑,瞬息杀来。

同时,这个丹道强者也猛的一个暴起,眼中闪过一道刺目的神光。

每一个踏足丹道的强者都不简单,即便年老体衰,气血不足,但爆发出几次年轻时候的力量,绰绰有余。

面对高仁的大巴掌,这个扶桑老头也刚猛的一塌糊涂,一个跺脚,脚下大石板铺成的路猛的开裂,发出远比刚才交手时候更为刚猛的一记单鞭

一个窜步到了高仁的身前,单鞭临近他的头部,滚滚气爆声才猛的爆发出来。

以命相搏

即便是死,也要咬下你一块肉。

“舍生取义吗那么死”

高仁冷笑一声,脚向地面一拐,似大鸟似乌龟,如黄河洛河水的冲击,拳风一竖,罡劲猛烈,从上至下盖压,直奔老头的头顶轰击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