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导演朝着高仁竖了竖大拇指。

有钱、有权,又帅,什么妞泡不到。

分分钟的事,倒贴的都能从九龙排到深圳河。

高仁回之以微笑。

等了一个下午,随机经验值倒是涨了三点,但脸黑的很,平常不希望涨“练肉”,倒是一直点在“练肉”上,今天需要点“练肉”,尽往练骨、练髓、练脏上点。

很是恼怒的将“玩家日志”给关了,眼不见为净,反正升级也就是这段时间的事。

傍晚时分,向生打电话过来,说晚上有个酒会,邀他参加。

高仁本来是拒绝的,但向生说昨晚买通大圈暗杀他的可能就是酒会老狐狸中的一员,于是便欣然同意。

晚上19点整。

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维多利亚大酒店门口的红地毯上。

车门打开,高仁先走下车,他今天穿着一套黑色西装,里面是白衬衫,酒红色领结,配合长鬓角、背头,十足的潮男范儿。

走到车后门,拉开车门,从车里下来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

王组贤穿着白色单肩晚礼服,亭亭玉立,风姿卓卓。

美轮美奂的酒会大厅洋溢着浓郁的欧洲风情,墙壁浮雕上的每一处纹理都透着中世纪的雍容华贵。

“阿仁”向生朝着高仁打了声招呼。

他身边,站着几个大佬,有和他一样三十来岁的,也有年过半百的。

一看便知道是那种公司的老总、世家的家主或者黑道掌门人。

“给大家介绍一下,阿仁,高仁,旧金山年轻一辈最能打的好手”

“向生,不用介绍啦昨晚铜锣湾枪击案的主角嘛大家都知道阿仁,我手下也有个八极高手,有机会你们可以交流交流”

此人三十来岁,一脸的痞气,并没有将高仁放在眼中,从表情和说话的语气上能够看出他和向生有矛盾,眼神从高仁身上扫过,落在了王组贤的身上,“呵呵”笑道:“功夫不知道如何,但你马子不错。向生,陈先生,李总,你们尽兴”

看着此人离去,向生眯了眯眼,然后说道:“不用理他,华兴商会的痞子王,钱赚的再多也上不得台面。阿仁,这位是新加坡陈氏集团的陈先生,这位是裕兴集团的李总。阿仁可不仅仅只是个拳师,他可是永盛的大股东,我这电影公司,可指望着阿仁”

短短几句话,带给高仁的信息很多。

华兴商会、新加坡陈氏集团、香江裕兴集团。

都是熟悉的名字啊

当得知这个世界背景是“龙蛇”十几年前的时候,高仁便好好回忆了一遍“龙蛇”。

华兴商会是香江、台湾两地,一群通过海洋发财的商人在六十七年代,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成立的一个商业团体。发展到后来,渐渐壮大,黑白两道通吃。

新加坡陈氏集团,也就是陈艾阳的陈氏。

陈氏集团是一个巨大的家族,在新加坡政坛中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新加坡这个国家,本来就是家族管理,、这个李氏家族一直都是新加坡的领导人。

陈氏家族虽然比不上李家,但也在新加坡排得上前十,眼前这个年过花甲的便是陈艾阳的大叔公陈立波。

按照记忆,陈艾阳自幼父母双亡,在陈家没什么地位,这才练拳以自保,没想到最后练成了一代太极宗师。

华兴商会和陈氏集团矛盾也很大,贸易离不开海运,而香江的海运离不开马六甲海峡。为了和陈氏集团抢夺马六甲海峡到越南、泰国、缅甸、马来西亚一带的远洋运输业务,不知道火拼过多少次了。

后面陈艾阳还和华兴商会的八极拳师张光明打了一场,不过张光明最后挨了陈艾阳一记暗劲虎形,当场吐血,不到半个小时就死了。

至于香江的裕兴集团,高仁记得有个马红俊、马华俊两兄弟,一个是裕兴集团的董事,一个是国安十八处的处长,俱都是暗劲拳师。

当然,这还要等个十来年的时间。

而不可否认的是,沿海的这些大公司、大型企业,都和黑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甚至就是黑道漂白了。

黑道在古代又被称为绿林、武林。中国古老的武林纠纷,不论对错,都是在擂台上一分胜负。

谁赢了,谁就对。

甚至当年许多国术馆之间的纠纷,也用比武的方式来解决。

当初形意大师李存义开办的天津国术馆,就曾经和山东国术多次发生纠纷,打过无数次擂台。

后来经历两次世界大战,枪支泛滥,黑道便不守规矩了,直接火器硬刚。

这些年国际形势急剧转变,稳定、和平成了各国的主基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