函谷八友,相比于那些变态而言,武功真的不咋地。

练了一辈子的武,巅峰时候也不过是一流实力,现在年老体衰,一身本事还剩多少,那就不可知了。

而逍遥派那种种强大的武学,在二十年之后,也到了快要失传的地步,后继无人。

至少,在百年之后的射雕里,逍遥派早已经没有了踪迹。

但在武功之外,他们各个在杂学一道上却是高深至极,归根结底,他们的天赋点错了方向。

三哥“书呆”苟读,也便是那个老儒。

径直走到了高仁的面前,施了个士人的礼,很显然,他来孙羊正店就是来找高仁的,随之摇头晃脑说道:“我名苟读,韩退之师说有云: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周兴亡诗词歌赋冠绝古今,今日一见,着实让老朽刮目。所谓泰山崩于前而不惊,周兴亡定力还在文思之上”

眼看这老儒便要长篇大论的说开,高仁笑着开口打断了说道:“老先生,我身边这两位,一个是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一个是力达千钧的佛门罗汉金刚鲁智深,区区小贼,如何能让我侧目”

“失敬失敬,陕西大侠铁臂膀我是见过的,这位林教头一看便得了枪棒亲传。长老手持水磨禅杖,不知修炼何种杖法”

鲁智深握着禅杖,瓮声道:“洒家从五台山下山的时候,方丈授洒家一套伏魔杖法,不过洒家舞的不爽利,乱改了一番,现在么洒家称做疯魔杖法。”

苟读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伏魔杖法是少林寺七十二绝学之一,非高僧不能参悟”

就在他说话之际,一个老医师在那紫红色的烟雾里洒了一把粉末,便见毒烟消散,又给中毒的人开了药方,随之将人赶走。

函谷八友中的五哥“神医”薛慕华。

“三哥,别文绉绉了,大伙儿都等着呢”又一个身穿戏子服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口,扬声道。

“好的,好的。”苟读目光灼灼的看着高仁,说道:“那我便开门见山的说了,周兴亡,我们函谷八友乃是逍遥派的弟子,未有弟子传人,这次出山却是为了觅得一二佳徒,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你可愿入我门下你是铁臂膀周侗的儿子,应当知道我们逍遥派,如果你不知,我来和你说说。二十年前”

“”

如果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小无相功”、“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放在自己的面前,高仁立刻、马上就拜师。

但苏星河这一脉,武功不是主修,只能说是逍遥派的分支。

逍遥派的绝学,现在只在两人手里,一个自然是掌门虚竹,另一个是大理国皇帝段誉。

要学逍遥派的功夫,不上灵鹫宫绝无可能。

高仁没说话,林冲却是已经开口,若是让这个老头将高仁给拐走,他拿什么去见恩师周侗。

而且,看高仁的态度,对武功之道明显极其的感兴趣。

“这位苟先生,高仁即将东华门外唱名,岂能和你江湖人去练武”

“不碍事,不碍事。我这一脉的功夫,都在琴棋书画和文字之中,读书便是练武,非读书人不能入门”

说真的,高仁对苏星河这一脉没什么兴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