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四年一次的大比,东京城都非常之热闹,春闱再有十几天就开考了,所以东京城到处都是准备考试的士子。

这些士子可都是大宋各个州县的举人,是“士”这个阶层的中流砥柱,搞定了这些人,那么等于将名声给彻底的传开。

而名声,就是经验点,就是实力。

按照玄幻的说法,玩家系统这是吸收众生之念力,强化己之肉身。

打开玩家日志,搜索了一下“周兴亡”这个称号。

“周兴亡”,伴随着山坡羊潼关怀古的传播,共计获得随机经验46点

随便再看看自己的肉身六练等级。

练肉:lv162100

练筋:lv145100

练皮:lv121100

练骨:lv18100

练髓:0

练脏:0

面板很渣,但在稳定的提升,每天高仁以密宗大手印来修炼,也能提升几点。

要不了多长的时间,便能开始用“雷音震荡”来洗髓练脏了。

春闱在即,没有多少宴会,但却有不少的聚会,士子间交流心得,顺便压压题。

今年的春闱,常科和制科并行,常科包含进士科和明经科,需要“试诗、赋、论各一首,策五道,帖论语十帖,对春秋或礼记墨义十条”,这其中以诗、赋、论三项为最重。

高仁不指望着一举夺得状元,名扬天下,那太难。

而对高仁而言,出名的手段多着呢

比如,最简单的便是诗词歌赋了。

唐人爱诗,宋人爱词。

词是唱出来的,就是这个年月的流行歌曲。

一首“山坡羊”便入账46点随机经验值,那么再来个几十首,震慑震慑世人,想来经验点足以暴涨了吧

想想就兴奋呢

这就是高仁来此的原因,没有什么地方比东京城更加的繁荣了,没有什么地方比东京城的青楼更上档次了,没有什么地方比东京城的读书人更多了。

大宋的女子比较有内涵,她们更加喜欢有才华的男子,比如那个皇帝一点都不喜欢的才子柳永。

才子很多,但很多去青楼的才子却吟诵不出“杨柳岸晓风残月”这样的句子。

一首好词,再被东京城的花魁一唱,名扬四海只是旦夕之间的事。

而东京城最美,歌声最妙,也最为文人雅士、公子王孙竞相争夺的名伎,自然当属李师师。

那个将皇帝宋徽宗都迷住的李师师。

不过,春闱在即,现在去青楼,少不得落人口舌,说不定这次春闱便毁了。高仁只能再等等,等春闱一结束,便去见识见识这个历史上数一数二的名伎。

出了林二哥的家,一个老仆已经架好了马车,周侗的一名记名弟子已经等候多时,高仁不知道他的姓名,只以阿七相称。

上了马车,出了朱雀门,走过状元楼、新门瓦舍,从挑起的窗户帘向外看,一路都是伎馆青楼。

一路行至龙津桥头,马车停了下来。

“公子,龙津桥到了。”外面阿七说道。

高仁也缓缓吐出一口气,低声道:“等有机会了,一定将弹簧给造出来,实在太受罪了。”

龙津桥往南便是大宋的太学和国子监所在了。

太学初建于开国太祖之时,起初是做各地的贡生休息之用,之后逐年扩建增修,很快便成了大宋思想最活跃的地方,读书声、天下事,在这里就是最强的旋律。

到了崇宁元年蔡京入相之时,第一件事是建置都省讲议司,用神宗时制置三司条例司的故事,一举独揽大权;第二件事就是重整太学,在原太学外兴建房屋一千一百七十二间,形式外圆内方,取名叫“辟雍”,专门收容外地的贡生在此等候春闱、秋试,定制达三千人之众,使此地一时间便繁荣起来。

只是

高仁左右看了看,心中却是另有一番念头:这青年学子一多,周围的伎馆青楼却也跟着发达起来,可真的是会做生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